爱美丽 > 娱乐 > 微生活 > 正文

离开表情包就不会说话,你是不是有病?

2018-01-30来源: 爱美丽正體
分享到:

表情包这种超越了语言的存在,简直是社交恐惧症患者的利器!

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可以丢表情包表达善意;朋友之间也可以用表情包救场或者终结话题;可以用表情包怼怼怼,也可以用表情包表达爱意。

而且表情包的种类也极为丰富,基本上什么图都可以做成表情包。萌猫民国小刚几,尔康姚明和熊本……

不光如此,表情包也追热点,比如最新的旅行青蛙表情包;同一类表情包也不停进行更新,如大量的“三连”表情包。

传统文化也能搭载着表情包得以发扬,成为斗图利器,如甲骨文表情包。

表情包几乎无所不能,极大丰富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满足了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要……今天我知跟大家好好聊聊表情包的那些事儿,以及为什么人们这么离不开表情包?

接下来你将看到:

   ● 表情包的秘密   

   ● 表情包走红,因为大部分人比较懒   

   ●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习俗:表情包世界大战

奋笔疾书.gif的值班编辑/雪竹

表情包究竟是啥玩意儿?

表情包有个高大上的学名——

网络觅母(meme)。

还有人翻译成文化基因、米姆、迷因等等。

觅母这个词出自英国科学家理查德·道金斯的著作《自私的基因》。

道金斯说,觅母指的是“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那个东西。”

基因传递的是遗传信息,觅母传递的是文化信息。

● 美貌似赫敏的道金斯教授,是个男哒!

嗯,让我们来说人话。

也就是说,如果你看到小李子锦鲤的表情包觉得好玩得了不得,立刻发给了朋友。而臭味相投的朋友也觉得哎呀怎么会这么好玩!又发给了另一个朋友……

小李子锦鲤的表情包在这一过程中就相当于觅母,把你的大脑当成了宿主,让有毒的想法从一个人的脑中进入另一个人的脑中。

 

觅母的涵义极广,从文字、音乐、服饰,到表情包、雷人语录、微博标签……不一而足。

凡是在文化领域内,能通过被复制模仿使自身得到传播的,就是觅母。

大家喜闻乐见的《金坷垃》和《PPAP》就是例子。

好玩的那么多,为什么火的也就是那几个?

道金斯的学生、英国心理学家苏珊·布莱克莫尔扩展了“觅母”的概念,补充了关键一点。

基因为了进入到下一代的身体,在同辈间展开了残忍的“大逃杀”,最终决定了生物世界的格局及其结构。

与此类似,觅母之间的“大逃杀”决定了谁有资格进入到一个人的大脑之中,而后扩散弥漫,最终对文化环境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你在小李子的微博下面刷表情包、收表情包时,不但提高了小李子表情包成为“爆款”的几率,同时也降低了纯文字等其他形式的觅母生存的可能。

表情包走红,因为大部分人比较懒

一项涉及5386名大学生的调查显示,88%的大学生用社交软件聊天时会使用表情包。

表情包怎么就这么火?聊天为什么就离不开表情包?

完全是因为表情包

“天生丽质难自弃”。

首先,表情包方便使用。

和噼里啪啦打字相比,复制粘贴简直简单地不要不要的。

方便使用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能看懂。

一项人类学研究显示,人们之所以用表情包,是因为表情包几乎人人都能看明白,而恰如其分的文字不是人人都能写得出来。

根据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6年6月,中国超过50%网民的学历在初中及以下。如果加上高中和大专,这个比例达到88.4%。

写了白字病句又尴尬又丢人,用现成的表情包就不会显得自己没文化了。

其次,根据符号互动理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动是由“符号”及其意义而引起的。

视觉是人类符号系统的基础,通过视觉来获取信息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但文字的阅读能力是后天习得的。

也就是说,相对于文字,人类更容易理解图片想到传达的内容。

公开恋情时,相对于一大段煽情的文字,一张两人甜腻的合照虐狗效果要显著得多。

 ● 传递激动的心情,一张图片能代替无数个感叹号

不过,图片也有弱点。有时,拔除原场景的图片会因包含的信息太过暧昧而被曲解。

表情包在图片的基础上,辅以文字,如虎添翼,令“打击”更加精准。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习俗:一言不合就斗图

基于类似的理由,

表情包在国外一样红红火火。

比如美国总统竞选,川普的支持者不光和希拉里支持者撕,甚至还不远和瑞典网友干了一架。

在Reddit上,川普的支持者发布了一张侮辱瑞典和芬兰的地图。(没有原因,纯是闲的。)

 ● 引战的。图片太污,系统不予显示全部。

对此,瑞典网友的回应是一堆一堆又一堆黑川普的表情包。

最终,川普支持者只能屈辱告负。

  ●满脸微笑踢川普的是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

就算不被撩拨,网友们也会眼盯屏幕心怀天下,紧跟时事,自动自发展开战斗。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纠纷不止,两国网友的表情包大战就不会终止。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诞生了无数经典的表情包。

其中之一便是“亚罗什的名片”——就像残酷的娱乐圈一样,只有火到一定程度的表情包才有资格拥有专属的绰号。

2014年4月,在乌克兰东部城市斯拉维扬斯克,一个亲俄罗斯的站点遭袭。记者在这场3死3伤的击案现场发现了乌克兰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米特罗·亚罗什的名片。

而后,俄罗斯方面指责亚罗什的政党人为了这起击案。俄罗斯网友随即开工,乌克兰网友也不示弱,指责俄罗斯方面从头到尾炮制了这一闹剧。

头24小时内,4,4000条推特将“#亚罗什的名片”(#Yarosh business card,俄语#ВизиткаЯроша)推上热点,有才的网友贡献了不少余韵悠远的表情包。

 ● 中间的图是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名片

 ● 就算不知道上面的俄文写的是啥,也能猜到两个“小丑”是在密谋些什么

不但表情包大战提早实现了“世界大同”,更妙的是,表情识别的跨文化特性决定了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到同一款表情包,多多少少都能理解其中

只可意会的妙处。

所以,血雨腥风的美国总统大选辩论在中国被玩成了情意绵绵的对唱,而这一形式又红回了美国,被无数网友改编成了有毒的英文版↓

被誉为“中国网络恶搞第一人”的小胖钱志君早在2003就红到了国外,并拥有自己的专属绰号——little fatty。

有人觉得,表情包实现了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的理想。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有一个环节名为“谢谢你,蒂姆”。

在现场,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坐在一台NeXT电脑前,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This is for everyone.(献给每一个人)”。

这句话至少有两重意思。

第一,蒂姆发明了互联网,却没有申请专利,而是无偿地向全世界开放,让所有人都有使用互联网的机会。

第二,体现了蒂姆所说的理念:无论地域、种族、文化背景或教育水平,在互联网上,人人平等。

参考资料:

1. CNNIC,《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16-08

2. 史双绚,《微博狂欢化现象的文化解读》,苏州大学硕士论文,2015-05

3. 马宇平、徐平、张磊,《调查显示:88%受访大学生在社交软件使用表情包》,中国青年报,2016-09

4. 韦程耀、赵冬梅,《面部表情的跨文化表达与识别研究述评》,心理科学进展,2012-10

5. 吴德胜、张梦宁、于娇娇,《从FB表情包大战看网络表情的传播优势》,科技传播,2016-07

6. 余晓冬、黄亚音,《从“帝吧出征” 看表情包在网络交流中的功能》,硅谷, 2016-09

7. 余航,《从符号互动论看FB表情包大战》,新闻研究导刊,2016-08

8. Börzsei L K. Makes a meme instead: A concise history of internet memes[J]. New Media Studies Magazine, 2016 (7)

9. Miller D, Costa E, Haynes N, et al. How the World Changed Social Media[M]. UCL Press, 2016

10. Shifman L. Memes in digital culture[M]. Mit Press, 201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一眼就看出你在撒谎,你还在装什么?

下一篇:面对奇葩同事甩锅,如何巧妙回绝?|职场攻心计

相关阅读